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分類清單
第五次教案(二)學生VS.老師

98-2「家長成長工作坊」第五次教案()

一、主題:家長自願示範帶領討論

二、主持人:12級計財系同學林彥甫

三、時間地點:99/4/28PM7:00-10:00,實齋講堂

四、流程設計:

()討論主題:學生VS.老師

()討論教材:紀錄片《謝錦》、文章〈教不好的學生 v.s 不會教的老師〉

()討論流程:

1.起始活動:

(A)觀看紀錄片

(B)藉由影片猜測討論的主題

(C)閱讀文章

(D)界定討論的範圍

2.主幹活動

(A)列舉出兩者的責任

(B)分成「學生」和「老師」兩組「對話」

3.結束活動

(A)主持人講述自己的看法

(B)分享心得


第五次講義:學生VS.老師

教不好的學生v.s不會教的老師   焦照峰

    幾 年前,聽到「沒有教不好的學生,只有不會教的老師」這句話時,頓時覺得慚愧和震撼。慚愧的是,原來那些幾乎個個都可以成材的學生到了我手裡,並沒有達到這 個目標﹔震撼的是,懂得了學生學不好,原來是教師的責任。所以,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用心,讓每一個學生都可以成材,絕不能做不能教學生的老師。 

   過了一段時間,我就對這句話逐漸產生了懷疑。 

   首先是對這個字的理解,什麼是的 標準是什麼?品德好是好,學習好是好,身體好是好,具有審美的意識和能力是好,愛勞動也是好,究竟是按照哪一點來衡量教師所做的工作是好還是不好呢?我 想,不同的學生及其家長對老師的要求是不一樣的,不同的學生追求的目標也應該是不同的。學生及其家長要求教師把學生教好,最強調的是學習,其次是品德。而 教師在實施教育的過程中,首先要進行的是品德教育,即做人的教育,其次才是傳授知識。我想,大部分人在把握這個的尺度時,也很容易單純地認為把學生的成績提高了,就算是把學生教好了。認識上的這種錯誤,往往導致對老師的工作的評價不能做到全面、客觀和公正,這樣,就使許多老師因沒有完成提高學生成績的任務,而成為教不好學生的老師。

  其 次,按說人一生下來,智力、能力的水平相差并不是很大的,儘管有的人父母的遺傳基因比較好,但兒童的智力水平並沒有天壤之別。後來,在幼兒時期,有的接受 的教育好一點,有的差一點,就形成了一點點的區別。進入小學,受到的教育再有點差別,區別就有可能大一點。小學畢業以後,進入初中,我們就會發現學生其實 已經具有了較大的差距。到了高中階段,有的人學習起來如順水推舟,有的人則如負重爬山,最終有的考上了大學,有的就考不上學了。在人們看來,考上學的就是 成材了,就是被教好了,反之,就沒有成材,就沒有被教好。由此可看出,「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學習就是一個知識積累的過程。如果有誰希望有某些高明的老師,可以一日之內點石成金,那是很不現實的。

  還有,每個班級的學生都比較多,這給教師的教學提出了一個難題。一兩個學習差的學生還可以得到有效的幫助,快速提高成績。假如一個七十人的班級中,全班有一半的學生連九九乘法表還背不熟練,卻硬要教師教會每一個孩子都掌握牛頓三大定律,那麼,即使是老師累死,也無法保証每個學生都學會。尤其是現在,學校之間的競爭相當激烈,升學任務的壓力又相當大,學校也好,教師也好,很難有那麼多的精力給基礎差的學生補課,這樣造成教不好的學生就不奇怪了。

-----------------------------------------------------

教師的責任?      

我沒有研究過這句話最初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下提出來的,想必自有它的道理,但如果單獨分析這句話,它卻是站不住腳的。

  如果具備全方位理想的教育環境和教育機制,說沒有教不好的學生或者如蘇霍姆林斯基那樣說:「每一位孩子都是可以教育好的」,應該是沒錯的,也就是說,如果有沒教好的學生,那一定是教育某個環節或者環境出了問題。但是後面半句話卻用一個只有把所有的教育責任全推給教師,這顯然是違背教育規律。

  “教不好的學生出 現了,是不是教師的責任?教師作為教育工作者,有責任去教育好每一位學生,但不是只有教師的努力就能教育好每一位學生的。影響教育效果的因素很多,既有內 因也有外因,如同一段話在同一場合同時說給幾位同學聽,他們接受到的教育資訊應該是一樣的,但被他們自己詮釋和處理之後,最后成為他們各自知識體系的一部 分的東西就大不相同了,得到的情感體驗也可能不同,這裡起的主要作用就是內因。再如,在我們的教育實踐中,這樣的事例很常見:一位原本非常不錯的孩子,由 於家庭變故,父母失和,一下子變得神情落寞,反應呆滯,甚至成為問題少年,這就是家庭教育的環節出了問題。另外,社會環境的影響及學校教育中的任何一個環 節都可能成為影響教育效果的負面因素。所以,會教的教師也會有教不好的學生。我不知道有誰敢宣稱自己手下從來沒有出過沒教好的學生。若是按這句話中教不好的學生不會教的老師的邏輯關系來推理,那就可以肯定世界上沒有會教的老師了。上帝也不是萬能的,他就沒有教好亞當和夏娃。所以,在現實生活中,出現教不好的學生不可避免。

  當你準備用「沒有教不好的學生,只有不會教的老師」這句話來指責別人的時候,請先用你自己的矛去刺穿你自己的盾﹔而若你準備用這句話來勉勵自己,那麼,我向你致以我最誠摯的敬意,並輕輕地說一聲:「善待學生,也需要善待自己。」

---------------------------------------------------------------

教師沒有理由放棄任何一個學生    嚴凌

 我同意「沒有不合格的學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師」這句話。

 對於老師,我並沒有太多的好感,原因就在於我並不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從小學到高中的很多老師,總是標榜自己:我們對待每一個學生都是公平的,我們沒有放棄過任何學生。事實真的如此嗎?

  記得有一位曾經教過我的老師,在講我們班上一些調皮的學生時說:「你們自已有沒有一點自知之明?你們是白痴還是頭腦不正常?你們以為讀書是為我讀嗎?為什麼不能像別的同學一樣好好學習?同樣是人,你們就不行嗎?」他讓好生坐在前排,差生坐在後排,差生好生分班……等等。差生們並沒有放棄自己,是老師放棄了他們,總是以不同的手段變相地打擊著他們的自尊,年輕氣盛、血氣方剛的他們,怎能夠心不生怨?有幾人能不對學習產生厭惡?

 有些老師總喜歡把一些學生定義為不合格的學生,以此作為他們放棄學生的借口。為了升學率,竟然勸說有些學生不要參加考試。如果老師們肯把對好學生的耐心分一點給所謂的差生,把對好學生的愛分一點給所謂的差生,人非草木,孰能無情?何況只是一群活潑、調皮、天真、有些叛逆的學生?有了老師的關心與愛護,我想他們就不一定是差生了。

 每一個學生都是可愛的,「沒有不合格的學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師」,老師們該好好思考一下這句話,這關系到一個老師的職業道德。

------------------------------------------------------------

 

教不好不會教的理論根據和現實意義     李鎮西

「沒 有教不好的學生,只有不會教的老師」這句話,我記得最早是老教育家陳鶴琴說的。現在被不少教育者廣泛引用,而且引起了爭論。我想,陳鶴琴當初說這話時,一 定不會引起誤解,因為任何話都有特定的含義。陳鶴琴之所以這樣說,在我看來,他是強調教育者對孩子的一種責任與信念及教育者基於這種責任與信念對自己的嚴 格要求。這句話的真理性在於:不輕易對任何學生喪失信心。

 換句話說,這句話只是教育者的嚴于律己,而非一種教育評價標準。

 但問題在於,現在一些教育者──特別是一些擔負一定領導職務的教育者,把這句話當成教訓老師的絕對真理,於是,引起老師的反感,進而引起爭論。

 有沒有教不好的學生?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沒有,也可以說有。」 說沒有,必須具備兩個條件:第一,家庭教育和社會教育非常理想,只差學校教育這一環──「萬事俱備,只欠(學校)教育」﹔第二,的標準不只有一個,而是針對每一個具體學生的個性採用不同的標準,讓他在原有的基礎上有所進步,這裡的進步可能是綜合的,也可能是某一方面的。說,是因為在現在的評價背景下,即使老師會教,可教不好的學生仍然大批量地存在。道理很簡單:無論基測還是學測,都是選拔性考試,其目的就是要讓一部分學生被淘汰,即被教不好──都教了,還怎麼選拔

 即使拋開考試評價不說,就思想品德教育而言,是不是所有的學生都能被教好呢? 理論上好像是這樣的。因為任何人一出生,都是一張白紙,誰也不會從娘肚子裡帶來一身惡習。但問題是,我們的教育所面對的不是一張白紙,而是已經被家庭、被 社會涂抹過許多印跡的紙,要想在這張紙上重新畫出美麗的畫兒,不是不可能,但無法保証百分之百的成功。家長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是教育這一鏈條上的第一 環,我們面對的學生已經是被加工過的半成品,同時,孩子還潛移默化地受著社會的影響──這都決定了我們的教育不是從零開始。如果有人硬要絕對地說:「沒有教不好的學生,只有不會教的老師」,那我要問:為什麼會出現學校之間的資生大戰呢?既然只有不會教的老師,那還搶什麼優生──而且是不擇手段地搶?

 我一直堅信,教育不是沒有作為的。因此,在我的教育歷程中,我總是問自己:對於具體的某一個後進生,我是否已經盡到了我能夠盡的最大努力?20年的實踐告訴我,如果我們不用一把尺子衡量學生,絕大多數後進生都會有進步的──不一定成為棟梁之才,但至少可以成為一個合格公民,成為最好的自己。

 同 時,我也始終認為,學校教育不是萬能的。在一個人的成長過程中,學校教育的作用最多占三分之一,另外兩個三分之一分別是學生所受到的非學校教育(包括家庭 教育、社會教育)以及學生自己的自我教育。我們不能做超出我們能力和責任的事,我們只能在我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盡可能地把我們的工作做好──這樣,即使個別學生最終也沒有被教好,我們也問心無愧!

 “沒有教不好的學生,只有不會教的老師──如果這是教師的自勵,我對這樣的教師表示十二分的敬意﹔如果有人以此苛求教師,我對這樣的苛求者表示無以復加的鄙夷!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

最新文章

數據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