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分類清單
學習服務˙服務學習

§ 課程講義陳泓維同學 文章

學習服務˙服務學習

 

升大二的那年暑假,我接到的成績單上頭,服務學習那欄寫著刺眼的「76」,儘管比之更低的分數也有,而且似乎還不少,然而與大一上選擇系上「勞作服務」相較之下──從學期初「拿掃把掃地」,到期中「拿掃把等點名」,期末變成「等點名」,輕鬆寫意又自在,還拿了個漂亮的一百分。吃力不討好的服務學習,多少讓人感到肚......呃,肚子裡頭有苦說不出,你知道的!

 

還記得當時的服學目標是「針對議題辦一場講座」,整學期操作下來,除了每週固定一個晚上在交誼廳聚會,集合所花的時間可能還多於開會時間,最深的印象就只有在講座前發傳單,講座最後辦得還算成功,只不過打從一開始我就不清楚目的為何,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動力跟完全程。

 

文字上可能有些誇張,但我確實對此產生不太好的印象,也因而陷入迷惘,懷疑起自己,更懷疑這一切到底意義何在。此後整整一年,我陷入無盡的摸索之中,大二上針對議題的「社會探究」課程中規中矩地結束,其餘玩票性質的活動也參加了不少,但一股空虛的罪惡感始終如影隨形揮之不去。

 

時間回到幾個禮拜前,我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走上前台,領取這學期「最佳助教」的殊榮,除了在第一時間將榮譽分享給一路走來同甘苦的小組夥伴,我也翻開每次活動後所做的記錄審視自己,這些日子以來付出的種種,是否足夠配得上這些。是的,我並沒這麼偉大,一路走來我無時無刻不在受人恩典,每一個欲望被滿足的當下,背後都有個手心向下的故事,對方是父母、是師長、是朋友,更多時候是我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

 

理論上這些並非我所應得的,所以在享有這麼多的同時,理當要付出些什麼。翻譯成白話文來說,我活到現在即將邁入第21個年頭,對整個社會而言,我依然還是「負的」,無論吃喝玩樂拉撒睡對社會都是一種負擔,因此我認為,日後就算無法做出多大的貢獻,至少也要將這些無端接受的關懷回饋出去,並不是什麼上對下的施予,而是一種關懷,一種不敢冠上責任之名的本分。

 

關懷有很多種方式,拿最近流行的霸凌來說,今天我們看到一個小朋友遭同儕霸凌,基於關懷受害者,有的人可能會想帶他去擦藥,透過治療撫平傷痛;有的人可能會丟給他一把機槍,並教會他如何保護自己;有的人可能會把那群小流氓找來當眾揍一頓,讓大家知道搞霸凌不會有好下場;有的人可能會想從基層教育扎根,從小教導學生相親相愛,和平共處讓霸凌永不出現。

 

現在的我一無所有,硬要擠出些什麼,也只敢說我或許比一般人見識得多,或許比一般人稍微多想一點點,光憑這些不足以做出什麼重大變革,因此我從舉目所見的週遭著手,也就是所謂的「空間」,一個再簡單不過,卻又能夠一點一滴改變人類行為的議題。

 

也許是我們刻苦耐勞的本性,對於生活週遭往往太容易習慣,認為空間問題離自己很遙遠,是上頭高官該做的事,然而,在科技進步工業發展快速的社會,官民兩方對空間問題的認知往往存在著相當大的差距。如果情況允許的話,現在請放下手中的文章,走出戶外繞一圈,舉目所見的所有人工建物都是當初規畫者所設計,然而身處其中的你我才是使用者,如何讓已定型的空間更加美好,藉此改變人的行為與氣度,是每一個使用者應當深思的。

 

可能大家都聽過類似的故事,有個宅男收到一束花,為了那束花,他開始整理生活空間,當空間整理得美輪美奐,宅男本身也產生變化,成了帥氣又陽光的型男。事情當然不像這樣隨便說說那麼簡單,空間議題從都市計劃到社區營造,廣義來說還可以加上整理房間,全套搬出來至少可以寫成兩學期滿滿四學分的教案,此處不多贅述,但基本概念就是如此,藉由週遭的空間改善,讓每個人的生活更加多彩。

 

我們都擅長發現問題、分析問題,但往往認為自己不是專家,因而遲疑沒有行動,就我的經驗而言,許多東西反而是在行動中學到的,從國中時代開始,我跟隨父親參與地方上的藝文造鎮,一路走來接觸了各種不同型式的空間營造,從所見所聞所面對的人群中得到了許多。現在想來又再次令我惶恐,這些已內化成為自己的一部分,有朝一日是否能夠對社會有所幫助。

 

這似乎是個俗稱鬼打牆的無限循環,所以我說「服務」和「學習」是一體的,在服務的同時放下身段學習,學習到的更多東西,又促使我們能夠對社會做出更好的服務。這些稱不上多有意義的文字,僅是我這些日子以來的一點想法,若什麼都不想做,那我們什麼也不是;如果我們想,那總會愈來愈接近目標。

 

We are nothing,

that is, we are everything!

 

 

陳泓維 2011 / 1 / 13

(現任服學「誰塑造清華」助教、都市空間小組帶領人)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

最新文章

數據載入中...